一巴掌把它拍成了碎片


憎恨神殿的第三层,结构比他们想象中的要简单得多。但是,阴森恐怖的气息却要比第二层强出好几倍。一出通道,里昂那他们就看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高高在上的天花板令这个殿堂空旷得像原野。在地板上巨大的太阳图案上,站着好几个人。那是一群老态龙钟的法师,跟他们在中库拉斯特那里遇到的那种丑陋的家伙完全不同,他们仍然保持着人类的形态,但是皮肤却和先前在第二层见过的那种巨人一样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淡青色。他们簇拥着一个人,确切地说,那应该是神圣之城特尔文科元老院7大长老之一,但是它却一言不发,里昂那他们也没有办法确定它到底是剩下三位长老中的哪一个。“这帮人不好对付。”普拉玛低声对里昂那说,“恐怕这场仗会打得很艰苦。”“那个长老有什么能耐?……”里昂那低声问。“不知道。”艾米小声说,“但是它旁边的那群法师竟然都有黑袍的阶数,我想会很难打。”在库拉斯特王国,法师的段位和职能是按照身上长袍的颜色来区分的,在中库拉斯特他们看到的红袍和紫袍法师都是元素系的魔法师,元素魔法师之上还有更高一级的法师,他们的长袍色系是相同的,但是颜色更深一些,以后随着级别的提高颜色会越来越深直到接近黑色,虽然不是真正的黑色,但是人们都把这种高段的魔法师称为黑袍法师。“不知道他们是那种元素系的法师,这里亮度太低,看不太清楚。”艾米说。“怎么对付它们?”里昂那转向普拉玛。普拉玛还没来得及开口,艾米就已经发出了警告:“它们已经过来了。”五个黑袍法师朝他们“飘”了过来。它们如柴棍一般干瘪的身体竟然能敏捷地移动,更令人吃惊的是,它们的腿几乎没有摆动,看起来就好象是在空中漂浮的幽灵一样。看到三个活生生的冒险者,老人们的眼中出现了兴奋的光,它们的嘴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就好象是铁匠在拉破了条大口子的风箱一样,到了离他们大概还有五六米远的时候它们的左手和右手的法杖闪烁着一片阴暗的红光。“是暗红色的法师袍——”艾米高声叫道,“它们是高段火系法师!”她话音未落,五个火球已经恶狠狠地撞了过来。“快闪开!”艾米使用了瞬间移动魔法闪到了法师们的身后然后立即完成了咒语朝它们发射了两个冰球,纷乱的冰针仿佛在大厅里下了一场雪,法师们的身影在暴动的冰箭中模糊不清。里昂那和普拉玛赶紧跳开,火球击中了他们身后的墙壁,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妈的,这群老家伙下手可真重啊。”里昂那咬牙骂道。突然他感到眼前一热,一蓬三尺高的火焰突然从地面窜起,铠甲被烤到的部分立即变得滚烫,他大叫一声朝后退了两步,却被普拉玛一把拉到旁边。“那是威力很强的火墙,站在那上面几秒种你就会被烤熟!”普拉玛恼火地教训他,“面对实力未明的魔法师最好小心点!要不然到时候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里昂那摸了摸他的头,腮帮上的肌肉开始隐隐抽动起来。“你……你没事吧……?”普拉玛呆呆地看着他。“它们竟敢烧掉了我的头发!”里昂那的咆哮声震动着整个大厅!他不顾一切地把普拉玛扔在一边,然后举起剑就朝那群法师冲了过去!“妈的!你找死啊?!”普拉玛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可是痛惜自己的一撮头发被烧掉的里昂那哪里还听得到同伴的警告?他一扭腰,整个人已经一阵风地朝那五个法师旋了过去,普拉玛没办法阻止他的莽撞,只好冲上前在那些法师的头顶降下了双倍伤害的诅咒。五个老人目光呆滞地盯着火山爆发一样的野蛮人,它们的部分身体被刚才艾米发射的冰球冻住了,但是随即那些被冰冻的地方便迅速解冻。艾米知道这是高段火系法师的本事,它们从来就是对冰系魔法免疫的,刚才扔出的两个冰球本来就没指望能杀死它们,只是把它们的速度减缓而已。两个老家伙立即被里昂那的旋风绞成了肉酱,而其他的三个已经退到了那位仍然按兵不动的元老院长老身边。里昂那砍倒了两个还不解气,正想继续冲上去一鼓作气杀个精光,艾米却伸手一拦把他挡在背后。他正要问艾米为什么拦住他,那位长老却先说起话来。“呵呵……是你们把上面三个人……杀掉的……?啧啧……”“上面三个人”指的自然是耻辱之手他们。“那三个蠢材……连三个人类都摆不平……真是脓包……”它轻描淡写地摇摇头。“哼,你现在居然都以为自己不是人类了。”艾米冷笑一声,“真正脓包的应该是你吧!”“不跟你们废话了……你们的肉……看起来果然很好吃的样子……啧啧……”它的眼中突然射出了贪婪的光,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跟那些尸体的味道……一定要好一百倍……啧啧!”“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吃了!”里昂那脸一沉。“在你们死之前……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啧啧。”它怪笑一声,“免得到时候……死在谁手上都不知道!——我就是‘火光之拳’布雷姆!”“不过如此而已啊——”里昂那哈哈大笑,“冰雪之拳和火炎魔指都被我们干掉了,你这个‘火光之拳’恐怕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是吗……”布雷姆眯着眼,突然它一瞪眼,“哼”了一声。随着这一声“哼”,它的脚下突然发出了一片浅绿色的光芒——这光芒妖异地扭曲着,很快便扩散到了整个大厅——“不好!”普拉玛大叫一声,“是审判光环!”“干掉他们!”布雷姆一挥手。三个跳动的黄色光圈立即分别罩在他们三人脚下,看到这光圈艾米顿时脸色大变!“是火流星!快躲开!——”这种魔法不是只能在室外的开阔地才能用吗?!艾米抬头望了望神殿的天花板——她马上明白为什么了:火流星是依靠魔法力在大约250米左右的高空形成陨石群然后通过加速下坠来完成攻击的,如果高度太高,攻击的精准度便不能保证,反之威力会降低——一般的建筑物里怎么可能有这样高大的房间?!但是这座东方神殿却做到了这一点——它的天花板大约离地面足足有将近三百米,难怪那些老魔法师能使用这样可怕的招式!“赶快找东西掩护自己!”她冲着两个男人大叫道。带着熊熊火光呼啸而下的流星雨瞬间便把大厅三分之二的地面轰得一片狼籍!大大小小的坑洞此起彼伏,最大的甚至达到直径十多米——布雷姆的审判光环效力依旧……要是被这样可怕的魔法击中非得粉身碎骨不可!“躲开了啊……有两下子么……啧啧……”布雷姆长老冷笑了几声。里昂那把一块压在身上的巨大石块推开,一边咒骂着一边拍打着头上的尘土。“艾米……天……你还,你还好吧?”他担心地动了动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她剧烈的咳嗽着,从地上爬起来。“没事。”她摇摇头,“你们呢?……”“别老是替我们担心了!刚才要不是我护着你,那块石头恐怕已经砸在你头上了!”里昂那虎着脸冲着她吼,“像你这样在战斗中总是不好好照顾自己……你……你叫我该怎么办啊?”“下不为例。”艾米低下头,“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再骂我好了。”另一边火精灵把他同样满身是灰的主人拉了起来,然而三位法师又再度冲到他们面前。其中一个的目标就是这位亡灵巫师,它伸出白森森的爪子朝普拉玛拍了过来。“真是死缠烂打哪!……”普拉玛恼火地挥了挥手。那个法师的手臂马上脱离了身体飞到了两米以外的地方,老人怔怔地盯着它的伤口,骷髅精灵把它的手臂齐齐咬断, 澳门国际娱乐网站平台受伤之处死肉翻起, 手机棋牌游戏竟然一点血色也没有, 最新电玩棋牌游戏一股难闻的恶臭扑鼻而来, 澳门赌博现金网平台普拉玛的脸顿时皱成一团。“给我去死吧!”他大喝一声。10个骷髅精灵应声而出,围着那不知所措的老法师一阵乱啃,它马上就只剩下了骨架,而它竟然还有攻击的企图——火精灵吼了一声冲上来,一巴掌把它拍成了碎片。那边里昂那和艾米也很快解决掉了两个法师,三个人站在独身一人的布雷姆长老面前,而它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的到来。“现在就剩你一个了。”里昂那举起手中的剑指着它,“谁也救不了你了!”“嘿嘿嘿嘿嘿嘿……”听了里昂那的话,布雷姆放声大笑,凄厉的笑声在整个大厅里回荡,听起来不禁让人毛骨悚然。“你手里拿着的……不是始祖巨刃么……?”它指着里昂那手中的剑,“为什么不用……不用那把剑砍我呢……你一定也很想这样做吧?……啧啧……”“别上当。”普拉玛抓住里昂那的肩膀,“它在挑逗你!”“这样僵持下去有什么用?”里昂那哼了一声,“它会放我们过去吗?你们掩护我,我做先锋好了!”说完他纵身一跃,朝布雷姆长老发动了攻击——是野蛮人的跳斩!“这个冒失鬼!”普拉玛咒骂了一声,然后带着火精灵也冲了上去,艾米紧随其后,她一边跑一边担心地往着朝着长老迎头狠劈下去的里昂那,她又看了看一脸若无其事的布雷姆心中的疑云越来越浓——就算这家伙比耻辱之手它们更强,挨了里昂那的一记跳斩也绝不可能安然无恙!莫非它有什么未知的秘密?……拥有大大降低敌方魔法抗性的审判光环已经非常强了——难道它还有什么没使出来的招数吗?!就在里昂那的始祖巨刃劈到布雷姆的肩膀上开始没入它的身体时,艾米看到那位长老嘴角边阴沉的笑容,同时它的伤口开始闪烁起星星点点的电花——电花?!——“里昂那!快闪开!”她突然尖叫一声!震耳欲聋的电波共鸣声紧随而来,只见布雷姆通体闪烁着白光,巨大的电波就好象一朵朵棉花一般朝四面八方发散,这些可怕的电波像是有生命一样自动寻找着攻击目标!这是传闻中的复合电场(lightningenhanced multibleshoot)!拥有电系强化属性的怪物是最难对付的,无论是物理或者魔法,只要它们的身体遭到了攻击就会自动释放出强大的电场,这种蜘蛛闪电的威力远超想象,如果再加上复合属性,那么蜘蛛闪电就会被强化成“棉花”了……这威力可是蜘蛛闪电的5倍以上!据说同时具备这两种属性的怪物每上百万个当中才可能有一个——复合电场的怪物绝对是英雄们的噩梦!不管有多么强壮出色,任何企图打败这种怪物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里昂那!”艾米眼睁睁地望着那些巨大棉花状的可怕电波将里昂那包围,她无计可施,喊声中带上了一阵哭腔。“天啊……”看到在整个大厅漫天飞扬的“棉花”,普拉玛喃喃自语。里昂那庞大的身躯和他的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弹得飞了起来,重重地跌落在艾米和普拉玛跟前!艾米扑上去跪在他身边,她的手刚刚接触到里昂那的铠甲便惊叫一声缩回来——里昂那全身是烟,满脸乌黑,他的身躯和四肢在不断地抽搐,鲜红的瞳孔却已经开始涣散!胸部的铠甲甚至出现了熔化的痕迹,他被复合电场正面击中!……这……这可怎么办?!“快把他的盔甲剥掉!……”艾米冲着普拉玛吼。火精灵把里昂那身上的铠甲脱下来,企业动态这时他们才发现里昂那胸前的衣服已经被烧出了一个大洞,前胸出现了一个巴掌大的黑色斑块,这是被强大电场击中的痕迹!里昂那浑身颤抖,他的手指僵硬得像石头一样保持着握剑的姿势,他瞪着眼,几乎快咬碎了牙齿——天知道他还有没有知觉!普拉玛把手放在他的左胸上,顿时打了个冷战,脸色一寒。“他没有心跳了。”“你说什么?!”艾米倒抽一口冷气。“嘿嘿嘿嘿嘿嘿……”布雷姆长老从逐渐消散的电光中走出来,脸上有着忍不住的得意,“别妄想了——就算是十头大象……被我的复合电场击中……它们的心脏……也会立即被烤熟啊!哈哈哈哈哈哈!……啧啧!”在审判光环的力量下被复合电场击中,几乎不存在生还的可能。里昂那就这样死了?!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脸木然的表情,眼中早已没有了活力——这是她的里昂那?……他不是昨天还那样爽朗温和地笑着允诺她,说事情完了以后会跟她回罗马,然后带她去哈拉加斯,还要去东方的“唐”吗?……他当时是那样热情地抱着她!现在他却冰冷地倒在地上。天啊,你是在开玩笑吧?……艾米双手撑着地,胸前一阵酸意,她的视线马上模糊起来,但是她对自己说不能哭!要是里昂那知道因为他的缘故而让她流泪,他一定会自责的!但是……说到便能做到吗?!“站起来,艾米。”普拉玛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艾米怔怔地望着他。“他死了……你一点也不难过吗?……”“站起来!”普拉玛严厉地对着她吼!“趴在这里哭有什么用?它不会放过我们的!你明白了吗?难道你希望我们全部都死在这里吗?!”普拉玛咬了咬牙。“现在不继续战斗,到时候连替我们收尸埋葬的人都没有!”“战斗……?再怎么战斗……也是死……啧啧。”布雷姆冷笑道,“防御能力……最强的野蛮人……哼……我还以为元素抗力……这技能有多了不起……原来不过如此而已啊……啧啧……”它举起一只手,“至于收尸……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会立即……把你们的尸体当美餐的……”普拉玛握紧了手中的法杖,回头望着他的火精灵。“别跟过来,那是很危险的。”他正想冲上去,火精灵却抓住了他的手,它嗷嗷地低声叫着,对着主人摇了摇头。“……”普拉玛沉默了片刻,“如果我死了,你和我之间以前签下的契约就会自动解除,那时候你就自由了——别忘了照顾好她!”火精灵不安地听着这些话,它感到这是主人的遗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是命令!别跟着我!”普拉玛怒道,说完他猛地甩开火精灵的手朝布雷姆长老冲了过去!“别以为会用复合电场就有多了不起!”普拉玛一挥手,神殿的地面上立即生长出了巨大的龙骨架——是亡灵巫师的骨墙!巨大的龙骨架转眼之间就将布雷姆掩埋了,当骨墙没过它头顶的时候,普拉玛在它头顶降下了一片血雨。“以为这种东西……就能将我困住吗?!……啧啧!”布雷姆大喝一声,扬起手掌便朝面前的龙骨架拍去——粗大的龙骨架被它一掌砸断了几根,但是它的身上却立即出现了同样的伤口!它恼羞成怒地大叫一声,透过龙骨架的缝隙用仇恨的眼光瞪着那个亡灵巫师。“钢铁处女……”普拉玛从腰间掏出一个小药瓶咬开瓶塞一口气喝了下去,“只要你敢动手拆我的骨墙,就会立即受到数倍的反弹,老老实实地呆在里面受死吧!”骷髅精灵!顿时一大群面孔狰狞的骷髅精灵迫不及待地朝那一大堆龙骨架飞了过去——“那混蛋杀了我的伙伴!快咬死它!一块肉也不要留下!”普拉玛疯狂地叫着,他的全身都因为情绪的激动而颤抖,他拼命地念着咒文,不断地发射骷髅精灵,顿时上百个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骷髅精灵把龙骨架团团围住,它们已经闻到了食物的味道,立即不顾一切地寻找着龙骨架的缝隙钻了进去,当一部分骷髅精灵消失在骨墙里时,长老的嚎叫声立即响彻整个大厅——强大的复合电场立即开始对它身边的骨墙发起攻击,随着电波的共鸣,龙骨架立即开始从里到外发生崩溃,围绕在布雷姆身边的骷髅精灵也纷纷被电光击碎,普拉玛一边继续发射骷髅精灵一边修补骨墙,但是这样的作战无疑会大大地消耗他的体力……突然他感到眼前一片漆黑,差点一个趔趄倒在地上。但是这是唯一的办法……!他的骷髅精灵已经所剩无几了。之后还有两位实力不压于布雷姆的长老,还有憎恨之神孟斐斯德本人!……普拉玛终于筋疲力尽地跪在地上,他的独臂撑着地面,剧烈地喘息着。他已经尽力了——没有办法再战斗了……繁杂的咒文在他的脑中闪动,可是他现在连发射一个骷髅精灵都做不到……复合电场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不能做到间接攻击,任何人的下场都会和里昂那一样。他的火精灵跑了过来守在他身边,同时普拉玛听到了艾米的声音。“普拉玛……”他茫然地抬起头,发现艾米正盯着大厅的某个角落。他顺着艾米的视线望去——顿时他感到自己的心一沉,前所未有的绝望淹没了他的眼睛。在那个地方,出现了另外一位元老院的长老。从它那一半人类躯体来看,它应该是神圣之城特尔文科7大长老中唯一的女性——“龙头”玛法尔。在咆哮声中,布雷姆已经从骷髅精灵的围攻中挣脱,龙骨架堆砌成的骨墙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它身上的伤不轻,很多地方被骷髅精灵啃得白骨都露了出来,它喘息着冲着站在一边的玛法尔吼道:“玛法尔!……快替我治伤!……啧啧!……这臭小子……我一定要杀了他!”这下他们死定了。一个布雷姆就已经强得令他们无所适从,何况再加上了一个玛法尔……?听布雷姆的口气,“龙头”玛法尔似乎会使用回复系的魔法?普拉玛无奈地笑了笑。他们太天真了……以为以三个人的力量就能穿越整个库拉斯特,杀进憎恨神殿将孟斐斯德干掉——他们真是太天真了!罗马教廷区区5000金币便能让他们如此卖命,当初来库拉斯特之前那些该死的教士们不是把这次的任务描述得比什么都轻松吗?仿佛那5000金币已经是囊中之物唾手可得?他们是第一批抵达库拉斯特的冒险者,在他们之后一定还有很多人会陆续到达——恐怕那些人的运气更差,或者早已葬身在泥泞的森林和沼泽地——他们已经来到了最后的战场……但是连憎恨之神孟斐斯德都没有见到,就要为这座神殿新添几具尸体。“为什么弄的这么狼狈?……布雷姆?……”玛法尔淡淡地问。“妈的……少废话……”布雷姆全身颤抖着,浑身鲜血直流,看来刚才在骷髅精灵的疯狂围攻下它并没有多好过,它掩住伤口拖着半边身躯朝玛法尔走去,“快替我治伤!……然后我要亲手宰了他们!……啧啧!……”“这就是自以为是的结果啊……”玛法尔望着它,却无动于衷。“你……你说什么?!”布雷姆恼怒地瞪着它。“让你吃点苦头……吸取吸取教训也好……”玛法尔冷冷地说,“不指望你了……我来收拾他们……”说完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摇动了几下,一团火光便嗤地一声从它的掌心升起。普拉玛和艾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那姿势是……是三头火龙?!随着巨大的轰鸣,一条三头火龙钻开神殿的地面探出头来,比起在特尔文科中央神殿广场上的“火炎魔指”格劳泊,“龙头”玛法尔召唤出来的三头龙更加强壮,体型更加庞大,三头龙探出地面的身躯高达20米,三个头的鼻孔都在喷射着火星,可想而知从它嘴里喷出的火球威力该有多大!恐怕比起那群黑袍火系法师的流星雨只强不弱——普拉玛和艾米闭上了眼。看来这里就是他们旅途和生命的终点了……三头火龙眯着的眼睛突然瞪得滚圆,然后它的三个头咆哮着吐出了裹着烈焰的鲜红火球!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又惊又怒地咆哮:“该死的玛法尔……你在干什么?!”※※※※※玛法尔召唤出来的三头火龙竟然攻击的目标是布雷姆!三个巨大的火球呼啸而至,布雷姆情急之下打开了魔法护盾,顿时火光冲天,它立即被烈焰包围——布雷姆在它的魔法护盾后暴跳如雷。“玛法尔!——你疯了吗?!……”“打开了魔法盾吗?……不过你以为现在凭你的状况……能挡住多少次火球的攻击呢……?”玛法尔面无表情地说,“你根本就不敢以你……现在的身体来承受……三头龙的攻击吧……那样就算你能放出……复合电场……你自己也会被轰成灰呢……”“玛法尔!——玛法尔!别开玩笑!……”布雷姆心中大骇,再这样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是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吗?……是不是因为上次我弄坏……弄坏了你的首饰?……还是别的什么……你先停下来……!”“这样绝好的机会……我怎么能轻易放过呢……”玛法尔冷笑一声。“卡哈列姆……是你杀的吧……?”布雷姆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你说什么?!……”它的魔法护盾已经快撑不住了。“乌安德下了追杀卡哈列姆的命令……执行的人是你吧?!……”玛法尔突然声色俱厉,“你带着人追杀他……最后在中库拉斯特你们打了起来……你杀了他!”“乌安德说这是孟斐斯德大人的意思!”布雷姆气急败坏地喊道,“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你现在追究起来,想干什么?!”“我要替他报仇。”玛法尔的表情一变,“你和乌安德都该死!……你们杀了卡哈列姆,我整整等了二十年才等到了这个机会!……现在我先杀了你,然后再帮他们杀掉乌安德!”三头火龙的攻势突然变得更为猛烈,布雷姆本来就已经受了伤,当下魔法护盾就被轰成了碎片,火球开始焚烧他的身体,复合电场激发出来的火花四处飘散,但是它很快就奄奄一息了。“玛法尔!……你……你这叛徒!孟斐斯德大人不会……他不会放过你的!”布雷姆的身体被三头龙发射的火球撞碎了,一个巨大的冰环从它的体内迸射开来,它立即变成了在地面四处弹跳的冰渣,直至融化。火光映着玛法尔的脸,被魔化的一半脸阴沉丑陋,而人类的那一半脸眼中却闪烁着泪光。普拉玛和艾米惊魂未定,而它却已经朝他们走了过来。火精灵张开双臂拦在它跟前,而它却停下脚步低声说:“如果你们不想……让你们的朋友真正死掉的话……就最好让我过去……”听到这话,普拉玛和艾米的眼中猛地燃起了火花。有阴谋?……普拉玛的脑子里同时闪出了这个念头。但是艾米却不顾一切地站起身对玛法尔大声说:“求求你……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救他!”她颤抖着,激动、惊喜和忐忑不安令她混乱,她低下头,肩膀轻轻地抽动着——当她突然听到有人能救里昂那的性命时,她彻底地崩溃了。“他……他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艾米望着躺在地上的里昂那。玛法尔那一半人类的脸仍然没有表情。但是当它看到那个女孩坚定的眼神时,它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哀。二十年前,当她得知自己成为神圣之城元老院的新成员时,那个男人是那样高兴地把她搂进怀里;当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立下对彼此忠诚的誓约时,她的眼神就跟现在面前女孩一样——对她来说,生命最重要的,就是他。然而,也就是在二十年前,那个叫做卡哈列姆的男人、那个正和她热恋的人却永远地离开了她。

  福彩3D 2020092期

,,真人棋牌在线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