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凉的水刺激着她的神经


他竟然在诱惑她。这个一脸坏笑的野蛮人正双手叉着腰站在河里和她对望,还公然邀请她一起下来洗澡?哦——他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念头!!要她脱掉衣服和一丝不挂的他一起在河里……“除了这里周围大概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洗澡了,我想在这之前特尔文科的居民也经常到这里来洗浴吧……明天我们进了憎恨之神的宫殿,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洗澡的机会了。”他很热情地向她分析其中利害,看到他两条又浓又粗的眉毛一扬一扬的,还有他嘴边不怀好意的酒窝,艾米就咬牙切齿。“等你洗完了我再过来!”她叫道,“真是荒谬!”“啊?我本来是打算在这里泡一晚上的啊。”里昂那饶有兴致地说——既然拿定主意要喜欢她,就干脆再坏一点吧!“你这家伙……”“艾米,不亲自感受一下你是绝对不会知道泡在这条河里把疲劳洗干净有多么舒服的。”他故意煽动她,“这几天的战斗这么辛苦,不想好好放松放松吗?”“要是我把这条河冻成冰呢?”艾米瞪着他。“那我把冰面打个洞,然后洗冰水澡啊。”里昂那耸耸肩,“你不会连我从哪里来的都忘记了吧?……”看到她一脸怒气的样子,他似乎非常开心,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他的胸膛震动着,胸前的水珠顺着他强健胸肌的弧线纷纷滑落,水珠停留在他胸膛和小腹的毛发上,可想而知水面以下的部分必然是不着寸缕。上半身宽阔雄壮的线条收进了结实的腰身,没有一丝累赘,却到处荡漾着雄性的阳刚之气。他叉着腰的动作显然是故意的,为的是能让她把他赤裸的身体看得更清楚,河面上的雾气渐渐变浓弥漫在他身边——他看起来简直就像北欧那些强壮的巨人神祗一般。她咬着牙别开脸,胸前的衣服抱得还是那样紧。那天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她替他把铠甲和湿透的衣服脱下,当时她看到的比现在更多些,而她只是在第一眼接触到他的身体时感到有些心跳;但是现在她面对的他却是一个脸上带着放肆却爽朗笑容的年轻野蛮人——真正的野蛮人就是这样的吗?……在他热情的红色眼瞳中找不到任何淫亵的影子,他毫不掩饰对她的爱慕甚至想和她裸身相对,而且她根本找不到责骂他的理由——骂他下流吗?但她知道……他不是那样轻浮的人。平时的他虽然摆出一幅大人的样子,但是却总隐藏不住孩子般的天真,虽然拥有一副大力神般的魁梧体格,但是却温驯得从不发火,然而现在的他却仿佛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知道那天晚上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被她看到以后老长时间不敢跟她说话甚至看到她就脸红,怎么现在他却竟然公然用自己的身体来诱惑她?难道……难道是他想……“为什么是我呢?……”她低声问,又好象是在自言自语。虽然别开了脸,可是眼角仍然能轻易地扫到他那像太阳一般散发着火热的身体。换成是任何一个女人也不能抵抗这样的诱惑,她不禁感到阵阵悸动,突然有些慌乱。最好的办法就是赶快逃走!!一个声音在她心里叫道。但是……怎么?难道你真的想和他一起脱光衣服洗澡吗?!说实话,她真想这样做!!过去的20年里你从来不允许任何人追求你,因为你一心想的只有提高自己的水准,不想让那些男人小瞧你,因为做为一个女魔法师你不打算输给任何人不是吗?现在你怎么会有这样堕落的念头!就为了这个浑身肌肉只知道笑的傻大个子?……“喂,怎么啦?到底下不下来啊——”河里的野蛮人哇哇叫着。“明天杀进憎恨之神的宫殿,打败孟斐斯德之后……我们一起回罗马。”她抬起头望着他轻声说,“……好吗?……”“不管你要去什么地方,”里昂那笑着扬起脸,“我都会跟着你的!”做她的脚夫吗?是个不错的主意啊。这算是浪漫吗?她轻轻地放下手中的衣物,身上竟然和里昂那一样也是不着寸缕。黝黑的长发长及腰身,雪白的肩膀和脖子上没有一点装饰,但在里昂那看来,任何装饰都是多余的——站在岸边的她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位女神。少女的羞涩在她的脸上带起阵阵红晕,她看起来非常拘束,总想用手臂保护自己的矜持——她不是已经决定要和这个野蛮人一起堕落了吗?为什么却还有这么多顾忌?……他……他会不会觉得她是故意假装出一副高洁的样子?……他会不会觉得她很难看……?他会不会觉得她胸部太小……或者腿不够长?她的脑子乱哄哄的,好象有一群马蜂在她耳边飞舞。现在的她,反而开始怕他不喜欢她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他在说什么?……他是在夸奖她吗?她走进了水里,冰凉的水刺激着她的神经,她不禁哆嗦了一下。他就站在离她不到5米远的地方,可是这距离对她来说却似乎跟去天堂一样远。或者他的胸怀就是天堂吧。里昂那兴高采烈地张开双臂朝前走了两步,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天啊……这就是天堂吗?……他就像是一块滚烫的烙铁,强健有力的胳膊把她锁在他的身体里,宽阔的胸膛随着他的呼吸起伏着,两块雄壮的肌肉在挑逗她。她柔软的乳房紧贴着他的身体,他胸前和小腹上的粗黑的毛发令她无法自制。他的身体正在令她崩溃。她愣怔地望着他的脸,企图在他的脸上找到一个野蛮人该有的腼腆和笨拙,可是她失望了。他已经决定要喜欢她,以后无论走到哪里也要陪伴着她,现在的他几乎快把自己当成是她的丈夫,他的热情几乎快将紧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融化。这温暖和强大的安全感——不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别一直盯着我看啊。”他笑着说,然后他故意用自己的胸膛去摩擦她的身体。艾米气恼地瞪着他,可是却没有推开这座充满着情欲的火山。红色的头发令他看起来威猛得像是一头雄师,暗红色的眉毛和下巴上的胡茬……甚至他胸前的毛发都是这种火热的颜色……她惊讶地发现充斥着激情和欲望时他那红色的眼睛竟然会这样漂亮!简直就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他……他绝对不是普通人……他和那些野蛮人完全不一样!!他的笑容太危险了,任何一个女人看到他那笑容都会忍不住爱上他!无论再怎样生气,看到他嘴角淡淡的酒窝就绝对会被他的天真和憨厚打败!任何一个男人也不可能在实力的较量中战胜他……艾米叹了口气——她喜欢上了一个无懈可击的家伙。“为什么叹气?……不喜欢我吗?”他皱着眉头问。她摇了摇头,随即她笑了起来。“以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可以叹气。”他飞快而严肃地说,“除非说个原因给我听!”他只是不想让她不快乐而已。突然他的红眼睛里闪烁着奇怪的光,然后他执起她的手轻轻地放进水里,当她还没明白他要干什么的时候, 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她感到自己的手在水里碰到一个巨大而温热的东西。这是什么?……里昂那把脸凑到她耳边神秘兮兮地小声说:“那天你夸奖过的……觉得满意吗?……”她的脸顿时红得冒烟,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闪电般缩回手, 澳门网投游戏开户然后怒不可竭地叫道:“里昂那!!你这恶棍!!!——”“哈哈哈哈哈!!”他放声大笑, 正版真人棋牌游戏然后突然一把拉住她扑进水里!她惊呼一声钻出水面,但是很快又掉进了他的怀里。“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是恶棍。”他完全没有愧疚感地道着歉。然而她仍然能感到他双腿之间那巨大火热的东西正不怀好意地顶着她。面对他的咄咄逼人,她显得有些慌乱,显然……显然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都和她想象中那些东西相差太远。她生硬地扭动身体,避免自己的身体和他感官上的接触……但是这个家伙……他似乎对自己的反应很感兴趣——转移话题怎么样?对了——就是转移话题。她东张西望,左顾右盼,最后她的视线回到起点,落在他胸前的一个晶莹闪烁的东西上。“这是什么?”里昂那低头一看,脸上忽然出现了几分异样的表情。艾米感到他的热情在迅速减退——看到他凝重的表情,她突然有些后悔,天知道她是不是问到了什么令他痛苦的事。“这是……”他的口气很淡漠,似乎不太想谈及和这个东西有关的话题。“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链坠。”“你总算还有父亲,还有母亲留下来的东西。”艾米把脸放在他的胸膛上轻声说,“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我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我的老师,他教给我很多东西,让我变成了一个少见的女魔法师。我10岁的时候,他告诉我我的父母死于战乱——这是10年以前的事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有没有人替他们埋葬,如果有,我也不知道他们葬在哪里。”“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让你想起这些事情的。”里昂那抱歉地说。“没关系,这是我先问起来的。”艾米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我们都有不愿想起的故事。但是对我来说,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所以并不觉得特别悲伤,只是有的时候会觉得失落。”她笑了笑,抽了一下鼻子,“……每次觉得失落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以后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不努力改变,就只能这样沉沦下去,没有人会同情失败者。”里昂那感到自己的胸膛有些湿热,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他惊讶地低头望着她,艾米仍然把脸埋在他的胸前,但是他知道她哭了。这个比男人还要坚强的女孩子竟然就这样在他怀里哭了,这反而令他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了。“我真是……对不起……”。“这样抱着你的感觉真好呢……”艾米抬起头对他微笑着,眼角还有泪光,但是她却伸出双臂搂住了他的腰,“我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说过这些……现在我感觉好多了。”“谢谢你。”她轻轻地说。里昂那粗糙的手指轻轻地拂着她黑色的长发。真正的艾米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他不知道她还隐藏着这样的一面。他心里百感交集,虽然不愿意看到她脆弱的样子,但是又想好好地把她抱在怀里安慰一番,现在他关心的早已不是他或者她是否赤裸,而只是希望自己能让她觉得好过些。“你怎么了?……”她抬起头望着他,“再说说你,好吗?……我想多听一点。”“我从小就是在整个部落的族人中长大的,看到其他的孩子都能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他低声说,“我真羡慕他们。我的母亲在我出世后不久便去世了,而父亲一直也没有再结婚的打算。”“你的家乡里,有人伤害过你吗?”艾米问,“他们会不会嘲笑你?说你是没有母亲的孩子?”“不,没有。”他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肩膀,“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在那个高原上,每个人都很珍惜周围的人,从来不会有那样自私和阴险的人。他们都很尊敬我父亲,因为他的作坊在战争时期总是为战士们无偿供应物资,而我的老师——传授给我剑术和战斗技巧的人是那个高原上的将军,他也是很有威望的人——你知道,战争对我们那里的人来说很重要,荣耀和尊严最直接的来源就是在战争中获得胜利。”“卑劣的手段也算吗?……”不知道为什么,里昂那又忽然想起了那个阴森森的家伙——尼拉撒克?……他不喜欢那个家伙。他总觉得尼拉撒克的温驯和迎合是一种阴险的伪装,虽然他是那样伟大地替他们击退了毁灭之神的进攻。“不,当然不是。”他望着她的眼睛,“只有正大光明的战斗才会赢得人们的尊重。所以我13岁的时候就开始像一个真正的大人一样去打猎和参加战斗——当你成为强而有力的男子汉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小瞧你。”“你们那里有魔法师吗?”艾米眨了眨眼。“没有。”他耸了耸肩,“或许有吧,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你要是去我的故乡,他们大概会非常喜欢你的。”“我以为女性,尤其是外族的女性在你们那里会受到排斥。”“如果你能用实力来证明自己不是个软弱的女人,大家就会热情地接纳你。”里昂那笑了笑,“你是个优秀的战士,实力和品德都有目共睹,这几天和你一起旅行,是我离开故乡以来最快活的日子。”“……打败了孟斐斯德以后……我和你一起回罗马看望你的老师……然后你能和我一起去我的故乡哈拉加斯吗?……”里昂那有些口吃地望着她,现在的他又变回成原来那个憨厚老实的里昂那了。看她不回答,他抓了抓头,又急道:“我的意思不是要你以后都呆在哈拉加斯……那个地方气候太恶劣,你可能不习惯,我们先去那里呆两天,然后随你的意思好吗?——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旅行……”说到旅行,他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要不然我们和普拉玛一起继续往东走,去传说中的‘唐’好不好?他本来就计划完成任务以后去那里的……我们也一起去,就我们三个人,整个欧洲只有最活跃和最勇敢的商队才敢去那个帝国,这一定会很有趣!——我们去‘唐’的大城市,听说‘唐’的首都比罗马大好几倍!……”他急切地望着她,不安地等着她的答复。艾米没有回答他,只是踮起脚在他的脸膛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不管去哪里,我们都在一起。”她在他耳边说。里昂那欣喜地看着她,然后猛地低下头凑近了她的脸,在撞上去之前他犹豫了一下,可是艾米却搂住他强壮的脖颈,吻上了他的嘴唇。巍峨的特尔文科中央神殿矗立在无边的黑暗中,像是一个高大的巨人一样注视着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神殿石柱上的雕刻仍然被青苔掩埋。特尔文科河仍然平静地流淌着,月光在河面的雾气下仍然朦胧——两个年轻的灵魂,——在这被邪恶和死亡阴影笼罩的异乡相碰,飞洒的碎片融化在古老的长河中,变成了星星点点的月光。第二天。“你们昨天跑到哪里去啦?”三个人整装待发时,普拉玛突然这样问。“哗啦”一声,艾米展开了她的冰盾。“没有法杖用了。”她严肃地说,“我的魔法威力会减弱不少,今天会有恶战呢!”里昂那把他的剑磨得闪闪发光,他站起身在普拉玛面前挥了几下,始祖巨刃的光芒映得他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好!今天我们就要杀进孟斐斯德的巢穴,把它们打个片甲不留!”他大声回应道。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冲着普拉玛叫道:“喂——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普拉玛用他的小木棍支着下巴,片刻之后他笑着说,“不,没什么——”“法尔,我们走吧。”他回头对他的火精灵说。“普拉玛,你的伤没事了吗?”里昂那扛着剑走在前面,他回过头问了一句。“丢了一只胳膊,不太方便。”普拉玛撇了撇嘴,“回去领到了那笔赏金,我看我得去找个手艺好的工匠替我做只假胳膊才行。”“听说那要花很多钱!”里昂那想了想,“听说罗马有个来自东方的木匠,他做出来的假手能和原来的手一样好用——但是价钱却昂贵得很啊。”“怎么样?这次旅行我付出的代价这样大,把5000金币让给我好不好?”里昂那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笑着说。“没问题。”里昂那竟然很快地一口答应下来。“真的假的啊……?”普拉玛古怪地瞪着他,“我记得你好象不是这样大方慷慨的人啊……你来特尔文科的目的不也是罗马教廷那5000金币吗?”里昂那放缓脚步,和普拉玛并肩走在一起,他把一只粗壮沉重的胳膊搭在亡灵巫师的肩膀上,笑着对普拉玛说:“不用了——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更珍贵的东西啊。”“那是什么?”普拉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里昂那正望着走在前面的艾米。看到她的背影,他目光里的温柔和幸福普拉玛怎么会看不出来?然而他还是明知故问。“不告诉你!”里昂那虎着脸对着他吼了一声,“免得你这小子跟我争!!”“这样看来,大概小里昂那很快就可以……”普拉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你胡说什么?!”里昂那眉毛一扬眼睛一瞪,“我们昨天什么都没做!!”“相信我吧——很快就会有了……”普拉玛看到里昂那一副想掐死他的表情,赶快抽身跳到一边,独臂的他跑起来姿势很奇怪,空荡荡的衣袖在空中飘扬着,他朝里昂那做了个鬼脸,“小里昂那出生后,别忘了给普拉玛叔叔抱抱啊!”里昂那满脸通红地咆哮了一声,然后高举着手里的剑朝那可恶的亡灵巫师扑去,他身边的火精灵吓坏了,赶紧伸手把这头发怒的红毛狮子拦腰抱住。里昂那挥舞着巨大的拳头叫嚷着,普拉玛则大笑着朝不知身后发生了何事的艾米跑去。三个人激起的喧闹惊动了这座不知从什么时代开始便坐落在特尔文科最顶端的巨大神殿,它睁开了冰冷的眼眸,冷冷地打量着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他们怎可能想象得到,等待着他们的会是怎样的邪恶和恐惧?走进了这座憎恨神殿的人,是绝对没有可能活着出来的。

  原标题:咸阳6.11跨国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一审宣判:29人获刑

  人民网北京4月3日电(管若寒)4月2日,2020“中信置业杯”中国女子围棋甲级联赛网络热身赛最后一轮(第九轮)在腾讯野狐围棋平台战罢。厦门观音山队3-0零封武汉晴川学院队,完美收官,以16个场分高居榜首,夺得冠军;浙江云林棋禅队2-1战胜“七冠王”江苏致远队,获得亚军;江苏队於之莹9战9胜,成为全场“胜率王”。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